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42(下)


半吸血鬼AU





为什么会愧疚呢?明明是自己非常委屈啊!最委屈的不是勇利对自己生了气,而就是勇利让他有事情就先走。

在维克托心里,相爱的两个人就算是吵架,就算是冷战,也不能分开的。他为了能和勇利待在一起,调整了练习的时间,将溜马卡钦的时间也从傍晚改换到了清晨,就是为了回来之后叫醒勇利,然后一整天都在一起。但是勇利现在让他自己去玩,这使维克托感觉这么长时间努力营造的一起来来去去的机会都被忽略了。

可是回想起来,没有哪一次是勇利的错。

那回勇利难过地一个人跑去训练,是因为自己和尤里奥毫无自觉地自然相处,让勇利自卑了。

那回勇利失控地哭着控诉,是因为自己采用了错误的激励方法。

那回勇利在巴塞罗那回到酒店之后明明是想和自己谈一谈未来的事情,也在自己的任性之下激化了问题。

甚至是这次,虽然真的是委屈,但也是任性了不是吗?冷静下来之后,维克托才发现勇利的勤奋并没有错,可是他还是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和勇利重新和好。大概,这样不顾及勇利的感受的自己,勇利也不再会喜欢了!

维克托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他是在害怕。害怕勇利无法原谅自己,这样一个不清楚如何从他的角度考虑问题的自己。

就好像一个人被割裂成了两半,一半是委屈难过,另一半又责怪着任性又孩子气的自己,彼此矛盾又对立。

当雅科夫来找维克托的时候,维克托面对教练的询问,久久说不出一句话,却在听到了商演的信息之后,犹豫了片刻,就答应下来。尽管他无法忍受离开勇利哪怕一天、一个小时,甚至是一分一秒;但他更无法忍受勇利一直生自己的气,冷淡地对待自己。这几天,虽然维克托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错误,但他不知道之后又该如何。

这两天的商演,就当做是自己的反省和思考吧!维克托要想清楚该如何与他最爱的日本青年和好。

而勇利这几天同样不好受,他久违的感觉到了疲累,不知道为什么。

勇利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原则上的地方是错的,作为一名选手,训练恐怕是最基本的事情了吧,勇利对于练习一向非常看重。任何事情都可以耽误,但是不可以错过练习。

但是,维克托可能从来没有被亲近的人这样指责过吧?

其实,勇利不是不愿意看维克托快乐地黏过来,只是在那个时候,他突然觉得维克托一点也不会考虑身边的人,不成熟,也太过的任性。这样一来,勇利就不知道怎么就生起了气来,并且还控制不住地发了脾气。

过后,也在反省自己态度的勇利同样无法和维克托开口,当雅科夫告诉他在维克托商演的几天里亲自负责自己的集训时,勇利很快就点点头表示同意,他也想冷静一下了。

按照雅科夫的意思,是让维克托将[The Mask Will In Fire]整体结构改编一下,用来当做这次商演的节目,但维克托坚持沿用了上上个赛季还没有用来商演的自由滑节目——[伴我身边不要离开]。

雅科夫想一想,这样也好,说不定这个冷处理的效果会更好。而且如此一来,也不用冒险暴露这个赛季的选曲。

于是,维克托是在三天之后,在勇利去冰场训练的时候,一年多以来第一次没有和勇利告别地,独自一人离开。

“不要想我哦马卡钦,要知道向你的另一个主人要食物,也要记得让你另一个主人乖乖地听话,不要一直不好好休息……”维克托絮絮叨叨地摸着马卡钦的头,“这几天我不能照顾你了,对不起马卡钦,但是勇利那么好,生我的气也不会不管你的啦!再见咯……”

而后,他提着自己的箱子,又摸一摸马卡钦的小爪子,才关上门,出发向着谢列梅捷沃机场去了。

这个时候,目前还身为一只巨型贵宾的马卡钦,心情十分的复杂。这几天,维克托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偶尔也会拉着马卡钦一起。比如那天,勇利很早就休息了之后,维克托跑到尼基福罗夫城堡后花园里面,抱着马卡钦温热的、比自己的体温高上很多的身体,安静地坐了一整夜。

然而,马卡钦现在是不会说话的,这几天他一直咬维克托的裤脚,似乎想要表达些什么,但还是只能“嗷呜嗷呜”地叫上几声,然后一点办法也没有地看着维克托拿走了那位大人的手记,把自己留在了家里。

从这一天,勇利开始了自己的集训。也不知道是不是雅科夫教练专门为了将“冷处理”进行到底,脑袋上本来就不剩几根头发的小老头,甚至在本来就和芭蕾舞没有什么关系的技巧集训的时候,还拉上了莉莉娅老师。

虽然在雅科夫的眼里,他们的“友情”和爱情压根不是一回事,但是眼看着头发都要急光了,也就只能如此。

就这样,因为集训,也因为还没有想好如何和维克托相互说清楚自己的想法,勇利没有送维克托去机场。

这件事,两个当事人其实并没有想太多。

维克托坐在波音737有些窄小的机舱里,短短一年的经历已经让他习惯了原来稍显逼仄的经济舱。他和以前的任何一次一样抱着怀里的马卡钦抽纸盒,另一只手拿着一支笔,在放下的桌板之上的便签纸上写写画画。他还是又难受又自责,但面对有关滑冰的事,他也会认真严谨的投入,暂时忘记不愉快的那些事。而且如果不这样做,就更是对勇利的不尊重,这一次争吵就是因为,在勇利训练的时候自己任性地打断他啊!

[伴我]还是上一次世锦赛的那一版,但维克托刻意地减少了几个技术动作,丰富了其他一些东西,更加自然,更加流畅,也更加顺应自己的内心。

这样的争吵,对于维克托,大概也相当于当头棒喝一样了?。在那天以前,虽然他自己也说了,要找回当初对待滑冰的感觉,可实际上,自己的内心并没有主动地发生改变吧。

那种曾经把滑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心情哪里去了呢?虽然的确是因为想起来纪念日庆祝的事,可是认真地思考一下,正确的事在正确的时间场合,才能够被称之为“正确”啊!

所以,到底说,还是错了吗?

维克托减少了跳跃的个数,希望用更加充沛的内涵来向勇利表明,他希望得到他的原谅,他希望和勇利和好。

不管他的小恋人有没有看到这场表演,希望回到圣彼得堡的时候,维克托会是一个不一样的维克托吧!

〖我要准备搞事了。。。〗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