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4(中)


半吸血鬼AU





这天晚上,勇利比那次在北京时睡得好多了,除了夜里意外地感觉有些烫烫的热以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总之就是第二天的状态很不错的意思。

这大概就是一种被逼无奈的习惯吧!

第二天勇利出现在冰场的时候,雅科夫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了。他看见勇利虽然情绪不是那么好但好歹眼睛下面也没有黑眼圈这种东西存在,也就暗自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今天的自由滑,勇利在节目中设置了四个四周跳,说实话雅科夫其实是不太赞同的,但是平时练习的时候勇利确实都完成了节目里编排的动作,不说水平能不能达到非常好的水准,总之三个月之内没有出现过摔倒这样跳跃完全失败的情况。于是雅科夫稍微放心了一点。

如果说勇利这一年有了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现在的他更容易进入那种认真而不容易受到外界干扰的状态中去了。做好热身之后他便开始自己练习,没有理会一边JJ“你家保姆先生怎么没有跟来”的调侃。

他将练习的时间一分为二,一部分用来练习[克劳狄奥幻想曲]中出现的4T、4F和4S;另一半时间用来寻找谐谑曲的感觉。这两天,他一直有空就戴着耳机反复地听雅科夫推荐的几首优秀的谐谑曲,还有他自己的表演曲目,来回忆这位克劳狄奥将军的故事——他是莎士比亚的喜剧《无事生非》中的一个男主人公,充满了戏剧色彩。

现在勇利好像抓住一些感觉了,他在冰面上放松地自滑行,“要点!要点!可以抓住什么要点呢?”勇利默默地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了很久了。

是情感还是叙事?

亦或是风格?

还是……

就在勇利开始有些沮丧的时候,一个维克托曾经在和他一起读书时提到过的词汇跳出了他的记忆。

视角!这个词就是“视角”!

再想起自己那首[克劳狄奥幻想曲]的旋律,勇利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开头部分的轻松诙谐是观众或者读者的视角,作为一个局外人去看待克劳狄奥,只会觉得这个人可笑若此。

到了中间的部分,渐渐变成了克劳狄奥本人的视角,从得胜归营、相遇爱人;到相信挑拨、刚愎自用;再到幡然悔悟、恋人团圆,这些都以第一视角的曲调表现出来了。

之后是乐曲的结尾部分,属于克劳狄奥的故事讲完了,人们慢慢从书中的世界走出来,才看见了隐藏在故事的嬉笑表象之下的沉重现实。也是因为这样,局外人重新恢复了旁观的姿态,开始深思……

大概,这就是[克劳狄奥幻想曲]里最为特别的一个方面了吧!

晚上六点四十五开始自由滑,这一次勇利没有选择在这个城市转一转,一来是因为没有特别熟的人一起,二来就是为了养精蓄锐。他用了两个小时认真地补眠,然后精神还算不错地按时抵达了冰场。

自由滑的出场顺序都是根据前一天短节目的排名来决定,所以勇利这回又是倒数第二个出场的。在昨天的比赛中,JJ以一分的不大优势位列短节目的第一。这样不习惯被人仰望的勇利,也就没有上个赛季那么紧张了,他现在的压力,多半来自于要进入决赛和维克托相见。然而现在,就是这个想法,也被他用近乎于洗脑的方式,让自己暂时忘在了脑后。

这样看,勇利的心理状态真的是比从前好了很多啊!而他这一切的改变,都与维克托有关。

但现在勇利没有时间去想这些问题,他正在做着准备,一边认真地看着其他选手的表演。

“好厉害啊!”勇利一贯这样称赞别人。

现在是短节目后排名第四的雷奥进行比赛。

雷奥是美籍墨西哥人,这一站他也算得上是主场作战了。他这一次依旧是自己编舞,曲目选择的是美国电影《霍比特人3:五军之战》里的插曲[Battle For The Mountain],这个系列的电影雷奥一直非常喜欢,而这首插曲也是他当初第一遍看这部电影时就迷上了的。

这是首乐曲给人一种非常宏大的感觉,时空的纵深和战争的紧迫对于雷奥来说,都是初次的尝试。

看过了雷奥的表演,勇利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沿着休息室的一侧来回小跑起来。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有过一次经验的勇利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放松下来。

这个举动雅科夫可从来没有见过,他不过出去了一趟,再次回到休息室里的时候,就看见勇利戴着耳机沿着某个路线跑来跑去。他皱了皱眉,原本就像被刀刻出来的皱纹更加明显了几分。

雅科夫刚想开口把勇利吼过来,就被下午已经比完赛并且得到了一枚银牌,现在跑来给勇利加油,正好在休息室门口遇到然后和他一起进来的米拉拉住了。

米拉扯住自家教练,悄悄地“嘘”了一声。

“雅科夫,这个状态没问题,原来维克托那家伙说过了,这是勇利慢慢放松下来的表现……”米拉想一想继续小声说,“虽然勇利放松的方法比较……呃,奇怪,不过雅科夫放心好了……”说罢她挤了挤眼睛。

于是雅科夫最后还是放弃了把勇利叫过来的想法,然后更加立起了眉毛,“唔,随便他好了,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诶,看来雅科夫还真的是口是心非的老人家啊!

米拉耸耸肩,然后在雅科夫背后冲他做了一个鬼脸。

等到勇利发现雅科夫还有米拉的时候,排名第三的选手已经快要表演结束了,下一个出场的就是勇利。

站在冰场中央的时候,勇利有一点恍惚,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感觉。今天他的表演服和之前的风格都格外不同。整件连体式的服装从中线的位置为界限,被分成了两部分,左边是类似于西方骑士的骑装,肩部。手肘还有膝盖上都设计出了铠甲的感觉,连冰鞋以上的地方也仿制出银色的靴筒效果。

而过渡到右边则变成了贵族式的礼服,虽然都是白色,但这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了。左肩的“铠甲”在右边变成了衬肩和流苏,靴筒也变成了较为生活化的马靴式。

评论 ( 12 )
热度 ( 27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