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7(下)


半吸血鬼AU





可是就在所与回忆都要成真的时候,那些各式各样的声响突然隐去了他们的声音。一切欢歌都停止了,只剩下和原来一样板着面孔的佛陀,世间浮华都成为了定格在回忆之中的印记,就像在电影中,所有的往事,尽数在颂恩·蒙昭踏进家族的祠堂,在那扇沉重的大门在他身后轰然合上,在他接过代表着族长的位置时,黯然失色。

那一切最终只能让他在午夜梦回时一遍又一遍回忆,从此,理想、科学、生活,都只是曾经的梦想这么简单的词汇了。披集左脚在右脚之后轻点冰面,左手立起于胸前,目光注视着在身后侧舒展、张开指花的右手。身在禁锢,奈何心有天下,这就是沉沦之后真正地认了命,也就不再向往人间欢乐了。从此,他不再是那个故人心里的颂恩,他只是蒙昭,蒙昭家族的“蒙昭”。

到了这里,观众们才明白,这披着极尽欢愉的外衣的音乐,讲的却不是一个让人欢愉的故事。

当你面临这不能同时满足你的单选问题时,你选择什么?放弃什么?怀念什么?坚守什么?

这是一个无法逃避的悲哀,可你无法拒绝,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生活。

这才是这个节目、这首乐曲,甚至是这部电影所想要和人们诉说的内涵吧?

披集显然对自己挑战这种内涵深刻的节目非常满意,他坐在k&c区的坐席上,眼睛笑得弯弯地在……拍照还有自拍!

“披集·朱拉暖,很精彩的表演,他的得分是——94.86分!暂列第一位。”这不是披集的最好成绩,可能是因为首次尝试这样的主题的缘故,但也非常不错了。

为了调整状态,勇利接下来没有看克里斯的表演,不过他听一听穿透墙壁传来的尖叫声就可以知道,克里斯又化身成人形荷尔蒙了。

如此感叹着,勇利认认真真地压腿。

上场以前,他郑重地攥紧脖子上带着的那枚戒指,然后松开手,抬头,进入冰场。

在播音员对勇利做出介绍的时候,正在一旁接受雅科夫教练严肃指导的尤里,突然转过头去,正好看见了维克托正远远地靠在休息室的门口,盯着场上的勇利。

尤里一看见他这个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浑身冒火,他对着还在说的雅科夫“嗯”了几声,然后就冲着维克托三步两步冲了过去。但他到底还知道这是在赛场上,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瞪着维克托。

“不是玩消失吗?现在来看他比赛了?弄得朋友为你不高兴很自豪是不是?”尤里火冒三丈地捏着拳头,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打人。维克托看事情已经这样,只好伸手按住尤里的肩膀,“尤里奥,世锦赛以后我会处理好所有事的,呐,小孩子就别操心啦……今天,我看了勇利表演的事,不要告诉他了……”

维克托说完就注视着冰场上的勇利,不再说话。

他直到勇利结束了最后一个动作,才转身离去,而且脚下十分干脆。这也是不得以的事情,刚才他一激动,就任性地跑出来看勇利的比赛,之前因为太过专注而没有发现,现在一结束,咽喉处微微的灼热不适就涌了上来,因此才趁观众们激动起来之前走掉。但是,他还是听见了勇利那个107.83分的成绩。

呃,维克托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任性啊!

维克托猝不及防地走了以后,尤里在转身准备踏进冰场的时候,小臂不经意间碰到了刚刚维克托靠过的门框,他不可思议地皱了皱眉毛,因为这个铁质的门框,在维克托靠在上面四分多钟之后,竟然还是冰凉的。这种凉意让尤里有些疑惑,不过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在一段时间以后,他才反应过来,今天他发现的这件事有多么的不对劲。

在尤里上场以后,这件事立刻被他忘在了脑后。

这个赛季尤里的短节目选曲是选择的是一首钢琴小提琴协奏曲《黑夜风潮》,对于他选择如此不优雅的曲目并且相当坚持的做法,当时莉莉娅老师的嘴和鼻子都要气歪了。

其实,《黑夜风潮》也并没有那么不优雅啦,这其实是一首非常不错的协奏曲,出自于当今世界上最年轻的柏爱首席指挥之手,据说这位先生今年还不到30岁,风格是正统的古典风格。之所以莉莉娅如此评价,大概是因为这首乐曲表达的内容吧!如它的标题,风起云涌,惊涛骇浪,不过却是尤里会喜欢的风格。

尤里这个赛季并没有和上个赛季一样,上那么高的难度,这一年,16岁的少年开始快速地长起了个子,作为一个俄罗斯人,有一阵一个月就长了七八厘米左右。这是一件好事。同时也不是一件好事,最起码就现在而言,他的重心就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再重新适应长高后的重心以前,为了安全,他不得不降低了一些难度。

这一点对于欧美人尤其是俄罗斯人,都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大部分选手少年时期再如何优秀,滑得如何好,16、17岁的时候都会有一段时间不那么好过。度过了那就是一次重生,度不过便只有籍籍无名。

因此,这几个赛季的一切编排,都需要为了大局考虑。
分数出来以后,尤里看着大屏幕上“108.60” 这个数字,很不爽地撇了撇嘴。

尤里的分数报出来以后,终于到了维克托出场的时候。

刚刚在看台上坐下来的尤里看见勇利目不转睛地样子,忍不住开口,“喂,你们怎么都……”他突然想起维克托说过的那几句话,忍了忍还是改了口,“怎么都这副样子?”

“因为维克托真的是因为滑冰而生的存在呢!”没有理解尤里本来意思的某人这样回答。

而要是在以前,当维克托听到这样一句话的时候,一定会扑过来搂紧勇利说,“错了,我可是为了勇利而存在的呀!”

冰场上,银发的男人牵起唇角,张开双臂向场下的人群致意。勇利却突然感觉,这个男人其实并没有在笑。也对,他要表演的可是一个悲伤的节目呢!

维克托身上还是那件典型欧洲风格的表演服,他右脚后撤半步,抬手仰头,勇利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了。

双簧管的旋律是一种木管乐器特有的湿润特质,音乐声似乎天然地带着一种水汽,即温柔缱绻,又静谧沉郁,这是一种似乎无法调和的和谐。他侧过身提起手来,然后开始滑行。

引子的末尾是一个提刀燕式,他舒展手臂,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优美的弧度来。之后,维克托低头,以右脚前内刃滑出,然后浮足前移的时候两臂交换位置,再转身换足后左脚以后内刃继续滑行。前内莫霍克步进入后内点冰四周跳,维克托似乎对这首乐曲理解的更加深刻了,他安静的跳跃中,这一次多了什么,大概是那种不计后果的决心吧!

评论 ( 25 )
热度 ( 30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