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风雨天堂(1)


半吸血鬼paro





说起维也纳,说起维也纳人,除了“视圆舞曲如生命”这一点,勇利就没什么太多的了解了,而维克托作为一个栖息地地理坐标和这座城市之间隔了一个东欧平原,一个苏台德山脉,一块布拉格平原外加一座舒瓦马山的战斗民族,也没有什么对这里更详细的了解。
尽管好些年前,维克托和勇利就双双退役了,但是因为一方面小遥还没有长大,另一方面由于受到了还在苦撩安德烈的弗朗斯先生蛊惑,两个人又贡献了一部分seed和血液体液,成功“制造”出了小儿砸,又是和当初遥出生时那样鸡飞狗跳了好几年。因此,他们也就仍旧住在圣彼得堡。
等到终于可以不用承担育儿重任以后,两个人就毫无心理负担地将儿子们丢在了他们“尤里奥教练”家里,然后开始了全世界的环游。
当然,我们不用怀疑,一定是维克托拉着他家勇利去的。
此时的两个人尚不知道,因为他们以某人为主犯某人为从犯的甩锅行为,只有五六岁的枫·维克托洛维奇·尼基福罗夫小盆友,在从此以后的一段时间里,过上了天天被自家大了十多岁的大哥还有敬爱的尤里奥教练将冰冷的狗粮直接往脸上糊的苦难生活。
虽然他们一没有减少对儿子的关心,二没有减少在家里的时间,但事实上小枫凭空多吃了很多的狗粮。这也就导致了在完全缺少雌性生物的环境中,造成了某种奇怪的效果。这只有着斯拉夫血统的“小狼狗”在日后英勇无畏地和西里尔公爵家的小儿子——也就是“小狼狗”的小爷爷——搞到了一起以后,两位糊涂老爸才发觉,儿子是不是被耳濡目染得养歪了?
当然,我们现在的重点并不是这个。
这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也并没有发生。
维克托将还小的小儿子扔到了大儿子和友人家里,就和勇利一起与霍森菲尔夫夫会和,直奔维也纳了。
一切都很顺利,除了在买飞机票的时候验收人员看了他们好几遍,似乎在确认他们几位是否是他们本人,因为为与人类的时间观念来讲,这些年过去,他们的面容显得太过年轻了,虽然并没有到穿帮的地步,但还是让工作人员得出了“童颜”的结论。
也许,再过几年他们就需要更换身份信息了,勇利被坐在身旁的维克托拉过去靠在他肩膀上的时候,心里这样想。
话说,这次倒真的不是维克托先生心血来潮,拉着勇利往出跑。而是正巧遇上了霍森菲尔和莫洛斯俩个要从德累斯顿搬去维也纳,他也就顺便乘了这一阵东风。
至于霍森菲尔夫夫搬家的原因,相信我们都是清楚的,作为一个血族,霍森菲尔在德交执棒了将近三十年,虽然没有穿帮,但也快到了漏馅的边沿。自从有一天被乐团里第二小提琴组几个年轻的姑娘赋予了“大天使长指挥家”这样的“雅号”之后,他就不得不考虑改换身份并且移居到临近的城市了。
于是在一年以后的现在,他以霍森的幼弟霍尔的身份,和毫无意外的完美音感签约了维也纳爱乐乐团,依然是一名首席指挥。
作为极度重视音乐,将其视为生命的维也纳人,市长先生当先下午就在议政厅里宴请了夫夫二人,这种情况下,无人“看管”的维克托就愉快地瞬间整个人挂在了勇利的肩膀上。他们此时正在维也纳城步行街的一处长椅上坐着,一刹那变得软fufu的尼基福罗夫先生完全没有任何顾忌,一点形象都没有地从自家爱人的肩头滑到了他的腿上。
“勇利勇利,反正霍森他们还要很久才会被那个老爷爷放出来,我们先去自己玩好不好?”面对勇利,维克托总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勇利被他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诶?你不要这样啦,有人开始拍照了多难为情的……咦咦咦你不要这个表情啦我会陪你去玩的,这座城市我也很好奇嘛!”勇利刚想推开开维克托让他坐好,就看见某人迅速睁大了苍蓝色的眼睛,并且以更快的速度开始瘪嘴巴。
自从那时候维克托醒过来以后,勇利总是不自觉地想要对他更好一点,这近似于一种宠溺,就连有的时候,西里尔都忍不住评论,感觉维克托才是年龄更小的那一个。于是现在,勇利立刻忍不住同意了。
经过圣····斯蒂凡大教堂的时候,维克托拉着勇利在这座巴洛克式建筑外转了好几圈。“太可惜了,这么好的设计不能去看看内部的结构……”维克托双手枕在脑后,仰望着最高的塔尖,语气里带着点遗憾的意味。

评论 ( 12 )
热度 ( 30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