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程皓×凌远』皓雪远岫,为乐独殊•02(上)


程皓/凌远『可能周更』
事件发生顺序会做出调整
私设院座两年前就已经离婚啦,离婚原因一样😊





全文目录

01(下)

凌欢在下班以后就接到了王东后天休息日中午的午饭邀约,这当然是程皓的计划。按照他的预计,现在凌欢已经对王东的“哥们儿”身份有了几分质疑,正是让王东给她留下好印象的时候。

考虑到本身他们都只是医院里的小医生小护士一枚,吃饭的地方规格不用太高,但一定要是个安静的地方。而在还没有到那一步的时候,约晚饭又显得比较唐突。

所以王东就听程皓的建议,约了一家挺有品位的杭帮菜,提前和凌欢说好了去吃午饭。

于是,正在怀疑与自我怀疑的小姑娘就通知了爸妈和他家二哥,星期六中午就不回家吃饭了。

到了时间,程皓提前了一刻钟到他们约好的店里就位完毕,等他看到王东的身影以后,赶紧把人招到屏风后面,又掏出一只蓝牙耳机让他戴好,然后把人赶回了预定的位置。

才布置好不到五分钟,凌欢就来了。

“王东!”凌欢冲他招手,“你怎么想起来约我出来?“

听到这边的声音,程皓躲在一旁的屏风后面捂着嘴低声指挥王东,“只说问她爱吃什么,回去学了给她做,不要说感情,千万不要说,你要想给她一个能够覆盖‘哥们儿’这个定义的印象,就不要今天说,免得把人家直接吓跑,那就哥们儿都不是了!“

王东听话地搓了搓手,对着凌欢笑了笑,“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听说这家还不错,你又喜欢吃稍微带一点甜味儿的菜,我就是想……想带你来尝尝看看喜欢什么,有空了我自己可以学着做。“

“先要谢谢你这么喜欢投喂我啦!“凌欢小丫头笑嘻嘻地给王东和自己倒上大麦茶,”我可是被你把嘴养叼了!“

她接过王东手里的菜单,“那我真的点了?“估计凌欢也没有被谁单独约过饭,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也是因为她和王东已经很熟了,便很快就自在了下来。

倒是王东立刻挺直了腰板,“你随便点,我保证能学个八九不离十,除了拿手术刀,我就拿菜刀是专业的了!“神态动作俨然等待被表扬的小学生。

看到他这样,凌欢一下子就乐了出来,而程皓则在后面一手扶额,这家伙简直不能再傻一点儿了。

“那你说说,我要是被你喂圆了一圈,我哥都认不得我了你说怎么办?“某只主意一项挺多的凌欢童鞋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转问对面的王东。

被问话的那个人愣住了一下,支支吾吾了好久,末了憋出一句:“我认得,绝对不……不嫌弃!“

程皓再一次无奈,好歹现在大方向没有跑偏。

就在说话之间,点好的菜很快就开始上桌了,程皓看着差不多的样子,接着说了一句:“好了,接下来可以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单位的事或者是生活中什么有意思的事都可以,自由发挥,我走了。“然后他就整了整大衣,架着墨镜施施然从侧门离开了。”

在此之后程皓的“观摩学习就算是结束了,回到舒克上班,他才走进自家诊所的大门就被围了个严严实实。小护士们一个一个叽叽喳喳地问他消失了半个月都到哪儿去了,他的助理小美还一脸幸灾乐祸地恭喜他后半个月的预约足够他连轴转了。

程皓听了又忍住想要破坏自己的形象扔出来的大白眼,拼命从女孩子堆里挤出去,“你们老板我学习学习提高一下业务,不行吗?我告诉你们,我可是在第一医院口腔科和桩子一样钉了俩礼拜的,”他显然没怎么挤出去,“现在你们老板业务精进可不是一点半点,处理个疑难杂症绝对不在话下!”

正说着话,小护士们“行行行,当然可以”、“程医生又厉害了啊”的拍马屁声中,一个格外突兀吊儿郎当,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声音冒了出来。

“呦!我就说这是谁啊,一大清早大门口这么热闹的?合着今个儿失踪人口终于舍得回归了?”来人照例套着花衬衫和骚包无比的紫色西装,拨开妹子们将程皓捞了出来,“散了散了啊,让我和你们程医生算算账!”

得了,张铭阳这位大爷一出现,程皓就知道自己干了啥一准能被这位套一干净。

果不其然,张铭阳才勾着他的肩膀把人拖出别人的视线,就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好了,这会儿不怕你那点事露馅儿了。老实说,是不是又干那保媒拉纤的行当去了?”

程皓在他这哥们儿这里可是形象都懒得顾的,他推开自己房间门,往白色的转椅上一摊,才瞅着缀在后面跟进来的张铭阳,“你大爷的,想什么呢?这一脸什么表情,我是接了一客户没错儿,但我这不利用可行资源,给咱诊所准便贴金去了吗?不然你以为,要不是人儿侯主任以前是我带教老师,我又这么人见人爱,那种牙龈癌根治术、磨牙后区肿瘤切除能有机会再学一遍?”

“你做一个试试……“程皓一口气嘚啵完,口干舌燥地灌了两大口水。张铭阳翻了一个比他更大的白眼,”我们程大医生艰苦卓绝功不可没,那么祝贺你迎来接下来完全没有休息时间的两周。“说完又幸灾乐祸地晃回自己诊室去了。

程皓在这边磨着后槽牙,抑制住这辈子第无数次想揍张铭阳的冲动。

回来复工了四五天,每天都忙得要死要活之后,程皓某一日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就直奔自己家里,在沙发上放平不到十分钟,又琢磨着摸出手机给现在应该下了班的王东打电话。

没想到电话一接通,那边王医生是感恩戴德就差给程皓送锦旗了。

“不是……我说兄弟,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和那小姑娘的事儿什么个进展了?要是还没摊牌的话你就别搁这儿废话,赶紧找一时间约晚饭表白去!“程皓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通感谢整个儿搞蒙了,按他这计划这两天才应该是挑开窗户纸然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时候才对。

结果那边沉默了两秒钟,然后王东整个人的声音都好像要飞上天了,“不,现在都OK了,事情比起我想的简直是光速进展!“

程皓眉毛动了动,心里想着,这小子不听指挥提前行动,没搞砸他是走了大运了吧!还没等他说什么,王东的声音又响起来了,“程老师,你不知道,欢欢简直……不按常理出牌啊,当时我都快吓傻了……这姑娘第二天就直接把我叫出去,问我是不是喜欢她了……“

“然后呢?“程皓意外地问了一句。看来这姑娘是不开窍则已,一开窍和个小火箭一样。

王东的声音无辜又坦然,“然后……然后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反正回过神来就已经在一起了。“对于这个答案程皓简直不知要说一句傻人有傻福好还是骂他缺心眼好。

他这要不是在电话里,都得一眼瞪过去,“行了啊!别在那儿美了,想想怎么过你准二哥凌院长那一关吧,这忙我可帮不了!结婚记得叫我去啊!“然后也不管王东的哀嚎,直接挂掉了电话。

十分钟以后,程皓收到了王东付的工钱,并且附赠了一个面目扭曲的表情。

嗯,论客户是一个傻白甜是怎样的体验!

程医生表示不想说话并且扔出来一把根管长度测量仪。
然而让程医生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才消停了半个月,好赖是把手头积攒的预约病人全看完了,王东又打电话来了。这次倒不是他和凌欢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他们医院同一个科室的朱建华朱大博士坠入爱河了。这不王东刚一知道,就给程皓拉生意来了。

听到他这么说,程皓又愣住了,他怎么感觉最近这段时间他接的几个客户都和医院,尤其是第一医院这么有缘呢?

“那好,我今儿承您的情,去听这位说几句,说得成说不成我可不敢保证啊!“程皓完全没有意识到从小到大和第一医院有缘的恐怕是自己,于是嘴里不松不紧地说了个活话,没有定死。









这两天才考完两门专业课_(:з」∠)_

大众传播和网络传播简直太变态了Ծ‸Ծ

你们的剑落落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次先少更一点,这次补上啦(´▽`)ノ♪

比心心💗

02(下)

评论 ( 4 )
热度 ( 33 )
  1. 海棠无香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2. 游哉和羚海的那些事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