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34(中)


半吸血鬼AU





但披集还是很快就被勇利最后定格的造型吸引了注意力,而观众们都陷入了一种奇特却分外和谐的意境之中。怎么说呢?披集觉得,就像勇利的身边,空虚里还有一个人一样,就像是两个人在共舞,明明是独自一人,但眼神中,却意外地有些缱绻的意味。

而那边被海因里希暗暗地、威胁一样地,在后腰流畅的肌肉线条上意味悠长地捏了一下的克里斯,却笑眯眯地看着此刻正往冰场外围滑的勇利,想到了一些奇怪的问题。

“嗯,真是的啊!维克托没有来都可以这么暧昧,勇利被维克托主人调教得越来越好了呢!”克里斯默默地笑得颇有深意,“看来,勇利额前的头发,果然是某种神奇的开关吧!”

这场交谈的范围被控制在了四个人的范围之内,除了两个面色如常的人以外,克里斯和披集一个一脸玩味另一个被惊得外焦里嫩地,在表演滑结束之后,格外安静地回酒店去了。

几个小时以后,勇利在banquet上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的时候,他已经又变回了平时画风的那个勇利,额前的碎发被梳得服服帖帖地贴在脑门上,看起来乖乖巧巧的样子,完全和不到半天以前,在冰场上的那个绮丽又招人的青年不是一回事。

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勇利在banquet上并没有像四大洲赛的时候那样,被朋友们怀着某种看好戏的心情拼命地灌香槟。反而可能因为被银发的男人在某种程度上,进行了一定意义的威胁,他们每一个都乖得很。

要晓得,上一次四大洲赛的banquet,就算是有维克托陪他一起,用了各种办法替他挡酒,最后勇利还是被灌得醉到不行,又被克里斯的激将法一激,如果不是维克托和尤里这几个战斗民族还清醒,拦着勇利不让他胡来的话,大概就要再拉着克里斯一起斗舞了。

而这一点,不论是维克托还是海因里希,都是不允许发生的。总之,那一次维克托强行把勇利带回了酒店,第二天并没有见到克里斯,应该是这个始作俑者受到了某种惩罚吧!而参与此事的熟人们,也无一例外地收到了维克托的信息。

因此这回世锦赛的banquet,勇利捧着一杯果汁,和披集坐在一边过得特别顺利。

当然,勇利并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悠悠闲闲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家的恋人。

由于急着赶回俄罗斯去,好早一点见到等在圣彼得堡用功的维克托,勇利在banquet一结束,就告别众人,打了一辆计程车赶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勇利本来是可以和雅科夫他们一行一同回圣彼得堡去的,但按照计划,他们定的是第二天中午的机票。心里急着回去见维克托的勇利便请求将机票改签到了头一天的晚上。

换好登机牌在候机大厅等待的时候,勇利忍不住从口袋里翻出了一连几天都没有闲下的功夫看的手机。才刚刚打开,就看见了通知栏里将近二十多条的未查看信息,并且,这些信息全部来自那个留在圣彼得堡的银发男人。

[勇利,早点睡觉了哦!比赛之前不要玩得太晚。]

[勇利有吃饭吗?今天雅科夫还是让我吃奥利维药……]

[早上好勇利,自由滑也请加油哦!]

……

……

[今天的表演是否顺利呢?我没有看到Σ(っ °Д °;)っ不开心啊!]

……

[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勇利了呐……]

维克托似乎每隔几个小时就会发过来几条短信,当然,除了自由滑比赛那天,有那么几个小时维克托没有发来信息以外。大概是因为时差的原因,维克托正在休息也不一定,勇利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微微地抿起嘴角,心情很是不错地露出笑容,专心地等待了起来。

为了不错过航班,勇利提前了两个小时,就已经等在了浦东机场的二号航站楼。为了赶时间,他搭乘的这一趟航班正好是俄罗斯航空公司的,因此上就需要在二号航站楼等待了。

这一次,勇利才心有余悸地感慨,多亏他在上大学的时候,花了那么大的功夫去学好英语。

勇利等了足足有将近三个小时,想当初,维克托可是这么有耐心的男人可是都抱怨过,能让他等待的,除了当时患得患失又害羞的勇利以外,第二个就是因为晚点而“久负盛名”的俄罗斯航空了啊!

当终于通过了登机口,已经是半夜的时间了,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勇利实在是困得很了,也不管自己坐在窗边的位置,有可能看到北纬六十六度五之内的极光,放好和来上海的时候相比,多出来了的那只黑色袋子,就靠在椅背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这几天的比赛而太过疲惫,也许是因为时间本来就很晚了,勇利迷迷糊糊地醒来,是因为忘记合上的机窗外照射进来的明亮日光。

在飞机上从白天或者黑夜是不足以判断时间长短的,因为地球的地转偏向力等等原因,勇利实际上还没有睡够九个小时,便被外面极其明媚耀眼的光线刺得难受,不得不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看时间,距离飞机降落也只有两个多小时,也就没有了再睡下去的心思。

窗舷上半开的遮光板之外,周围的天色一点点地变得明亮,照进机舱的光线特别的瑰丽耀眼。勇利从来没有发现过,在云层之上“日出”的这一段时间,竟然是如此美丽的一种体验。

的确很美,这种景致几乎是在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打动了勇利。

勇利可以说一直是一个感性的青年,在别人看来只是日出的“日出”,他却感受到了很多东西。

主要是,太震撼了啊!很少有人可以闲得下来,或者是机缘巧合,看到这么几分钟稍纵即逝的场景,也很少有人向勇利这样细致入微地欣赏景色。

只是日出而已,有什么好欣赏的呢?

但是事实上,大概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美了。一开始只是亮光,并且是让人不得不睁开眼来的亮光,但过了片刻,忍过这一段时间以后,一线淡淡的玫瑰金色就这样出现在了天地相交的地方。

评论 ( 9 )
热度 ( 34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