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35(中)


半吸血鬼AU





看维克托这么好奇,勇利就费劲地把拉链拉开。一看这个包包的样子,维克托就知道一定是勇利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并且看堆头,还不少的样子。可是,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维克托实在是很好奇了,而且这种新奇的感觉,是和自己到其他城市比赛不一样的感觉呢!为什么维克托会体会到这一点不同?这是因为,既然能够被称为“冰上的皇帝”,那么他也是非常敏锐的了。这一点点不同在于,以往出门比赛,都是任务一样的,来去匆匆。一直有一种独来独往的感觉。后来和勇利一起,陪着他战斗,那又是一种并肩奋斗的感觉。

而这一次不一样,这是勇利第一次独自出门参加比赛,他感觉自己就像留守在家里的丈夫,等待着出远门的妻子送给自己远行的纪念礼物一样。

虽然说起来不太好意思,但确实是这种感觉。

在那样想念的心情里,还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期待,总之,这是维克托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但这种感觉的越来越明显,维克托并不会不喜欢,这说明他每天都在更爱勇利一点呐!

发现维克托又开始借势对自己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勇利赶紧加快了速度把旅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从勇利的身后伸出脑袋,维克托把下巴点在怀里青年的肩上,他在一看清楚旅行包里的东西时,就惊讶又欣喜地睁大了苍蓝色的眼睛。

嗯,果然这一招有用,维克托真的好可爱,就像是还没有长大的小孩子呢!又开始和维克托觉得对方最可爱的勇利这样想。

“哇!这些都是勇利给我从中国带回来的吗?”银发的男人控制不住地又让心形嘴冒了出来,两只手也放开勇利抵在下巴上。勇利心里暗暗地得意,看吧,他早就知道给这个男人带些特产,他就会很愉快的。维克托一副超级期待的样子,勇利把拉链全部拉开,转过身把整个旅行包都放到维克托旁边。

放好之后,勇利才点点头回答维克托,“嗯,是的,比完赛和披集他们一起在逛那个什么庙里步行街的时候买的,维克托看看这些,喜欢吗?”

还没有仔细看过,银发的男人就又趴到了勇利的肩上,死死地压着他,“当然喜欢了,勇利送给我的都喜欢呢!”男人这么说着,忍不住好奇开始扒拉那些东西。

上海这座城市维克托自然是去过的,就像他听见过外黄浦滩的江潮、看到过名称很美的“东方明珠”,甚至连外国游客很少驻足的多伦路文化名人街和上海老街,维克托都在某一年的比赛之后,用了一个上午,独自品味过旧繁华所留下的印记。勇利还不能顺溜地念出名字的“城隍庙商业步行街”,维克托自然也是走过一趟的。

那个时候,他还站在上海老街的一端,后来才知道应该称之为牌坊的建筑物之下。他想起这一个上午看到的旧上海的遗韵,虽然不知道这座异国城市曾经的景象,但莫名的有一种难过的感觉。

维克托当时是不懂的,可是再次进入童年的城堡之后,他想自己应该是明白了。那种感觉,叫做岁月的距离感。这种感觉,没有地域和文化的壁垒,但有些共同的东西是一样可以体会到的。就算他并不清楚上海这个东方城市的过去,可有些事情是不用明白也可以产生共鸣的。

他经常说勇利的敏感,可他又何尝不是!

如果不敏感,又怎么会剪去留了那么多年的银发?

如果不敏感,又怎么能在一个陌生城市的老街上,怅然若失?

如果不敏感,又怎么会和勇利相互吸引,并且好巧好巧地就正好喜欢上对方呢?

如果不敏感,又怎么会……

所以说,维克托真的是一个有情的人。

当时在老街牌坊下,克里斯和兰比尔把他拉出了那个属于过去的地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被两个人拉到了属于现代繁华的的地方——城隍庙。

但就算在那里逛过一圈,都不如现在看到勇利为自己带回来的礼物时开心呢!

勇利从旅行包里拖出来两个袋子,一个大一个小。他先把小的那只袋子打开,冲着维克托晃一晃,给他展示那里面六七盒梨膏糖,“维克托!”他笑着拍开维克托积极地伸过来的手,“不行哦,这些梨膏糖是给米拉还有拉伊莎、阿加塔他们几个呢!”

银发的男人像被抢走玩具的小孩子那样扭过头去,勇利伸出手去戳一戳男人的肩膀,“那个,维克托生气了吗?”

“没有……”维克托又整个人趴回了勇利的肩上。

明显不相信维克托的话,勇利用肩膀撞一撞某个一脸深沉的男人,“真的没有吗?可是我觉得维克托就是生气了呐!”沉思了片刻,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不会是再气我没有先给维克托看礼物吧?”勇利越想越觉得这个答案成立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维克托绷着一张郁闷脸好久没有说话,实在崩不下去了才把脸扭回来,“勇利现在变坏了呐!竟然没有第一个想到我!”说完更紧地抱在勇利的身上。

勇利的猜想果然是正确的,然而对这个一在家里对着自己,就任性天真又爱胡乱吃飞醋,而且越来越有向这方面继续前进趋势的男人,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于是就只有习惯他不停变化的画风了。

“哎呀维克托不要生气了嘛!”勇利尽力地哄着这个男人,“现在给维克托看,是、是重视维克托了啦!给雅科夫教练他们的梨膏糖其实很少啦!他们那么多人,都只能一人尝几块的!”

他不太好意思,这样说自己好像有点太偏心了啊!“那边的都是给维克托带的礼物呢!”虽然这个理由他自己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可信度,然而勇利还是咬牙一气说了出来,然后指了指另一只手边上的大号袋子。

效果还是可以的,维克托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恢复了正常,紧接着就挪到一边,从袋子里开始往出捡东西。

裹着睡衣的青年换了一个姿势,趴在沙发上,他现在已经很习惯和维克托一起缩在一张沙发上了,“这个是给维克托的梨膏糖,维克托要是嗓子不舒服了含一块就会好很多的。还有这个奶糖,不过不能多吃啦,只有一点点,不然维克托的身材又要控制了,”勇利在维克托露出不开心的表情之前,及时地提醒了他已经吃了三个月奥利维药沙拉的事情。

评论 ( 15 )
热度 ( 38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