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37(中)


半吸血鬼AU





“那个……那,”眼看着勇利的脸又要自燃了,维克托继续逗了他几下。就转身回了厨房,一边根本不在意地说,“要是不会做食物的话,怎么养活自己和马卡钦呢?我可是很早就独立了啊!”

听到这样的一句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勇利早就敏感地发现维克托从来不会主动提起他自己家里面的事情,大概也猜到了那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心里有些不好受,也就有些抱歉地乖乖闭上了嘴,对于不愉快的事,他本不应该让维克托再想起来的。

于是勇利叫了一声维克托,说打电话问妈妈大福的具体做法之后,特别听话的到一边去待着了。

几分钟之后,九州,长谷津。

快要休息了的宽子接到了她家儿子的一个十万火急的电话,“啊,那个,妈妈好久不见了,”勇利急急地问候,“妈妈你那边时间好晚了吧?”

“是要准备休息了,刚刚才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呢!”宽子太太的声音欢快得很,显然十分高兴接到了勇利的电话。

“勇利一定有重要的事了?”宽子非常了解勇利的各种小习惯,像目前这种微微有些快的语气,多半是有什么事情要问呢!

勇利“嗯”了一声,“妈妈能教我怎么做大福吗?”

听到母亲疑惑地嗯了一声,勇利继续说了起来,“是的,做大福,今天陪维克托训练完,维克托说我们自己做一次饭啦!”他和妈妈说起自己和维克托,还是有一些不好意思的。不过之后,话题就意外地拐到了向妈妈吐槽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维克托竟然会自己做食物这一点。刚刚还紧张得不得了的勇利就慢慢坦然地说起了来龙去脉。

“……就是这样了,维克托包揽了好几道菜,不过他说想要吃和果子!唔,实在不忍心拒绝他嘛,所以妈妈教我做一下吧。”说完之后,勇利才反应过来,这下在妈妈面前,自己的形象全都没了,为了给自己男人做食物,卖萌撒娇都用出来了!(=皿=)

果然,宽子太太立刻就笑出了声来,好一会儿才止住笑意,重新开口,来回答勇利的问题,“好嘛好嘛!勇利记住哦,按照三比一比五的比例,将糯米粉、玉米淀粉还有牛奶混合搅匀后,再加上糖,再次拌匀,然后在锅里蒸上十五分钟,”宽子立刻化身专业的主厨了,“再拿一些糯米粉干炒十秒钟,记住一定不可以超过时间也不要放油和水呐!”

黑发的青年一只手抓着手机,另一只手在一张小纸片上奋笔疾书,还一边嗯嗯地应着母亲的叮嘱。

“切好水果,就去打奶油吧!”宽子还在继续说着要点,“等糯米团晾好了,就开始包就可以啦,勇利以前也帮妈妈做过这个动作的对吧?”

勇利回答完妈妈的话,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宽子太太有些调侃地说不要让小维等着急了,成功地又让自家儿子脸上发热。

“就到这里了,晚安妈妈!”勇利说完这句,就揉了揉自己的脸,挂了电话。

仔仔细细地将记录下来的步骤重新看过一遍,勇利将纸片揣在怀里,就晃到料理台边上,拉开冰箱寻找牛奶。

“哇哦!勇利要开始了吗?”维克托手里举着一块南瓜,放下手里的菜刀就一步到了勇利面前,“好期待勇利做的草莓大福哦!”勇利放好从储藏柜里面拖出来的糯米粉还有玉米淀粉放下,就看到一缕银色的头发从自己的右后方擦过耳畔,落到了眼前。

转过头去,被发现了的维克托朝勇利露出一个和在外面镜头前完全不同的、但勇利非常熟悉的笑容来。“勇利快点做哦,我要看勇利做可爱的日式甜点呢!”说完这句话,银发的男人就微弯下腰,不轻不重地挂在勇利的肩膀上。

“啊,维克托,不要看啦!刚才……才问过妈妈,唔,制作大福的具体步骤啦!”勇利觉得和维克托比起来,自己做食物的技能像是只点亮了属于基本操作的一半,不好意思地小声说。“快去切南瓜了嘛!”

维克托笑得更加开心了,“好的勇利,再说一遍,真的很期待呢!”而后他又补上了一句,“不要害羞哦!”才走回刚刚切过三文鱼的生食板前。

开玩笑吗?你这样说才更容易害羞啊!

勇利只顾着搅拌碗里的糊糊,不再理会自己那“恶劣”的年长恋人了。

因为是第一次从头到尾地自己制作食物,勇利将捏成不是很规则的团状的大福装在食盒里放进冰箱之后,出来就看见维克托已经把剩下的两样食物起锅,端上了桌。

捕捉到勇利的脚步声,维克托就先说了一句,“勇利做好了吗?先来吃这些,来看看我的手艺哦!勇利从来没有吃到过的呢!”说完这句话的最后一个字,维克托才转向他,准备扬一扬拿在手中的碗。

但是刚一转过头,维克托就笑了起来,勇利还没有明白是什么情况,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维克托笑得嘴角都轻轻抽搐了几下。

“啊,勇利现在……现在的样子好可爱啊!”维克托终于忍不住指了指勇利的脸上,“那里,特别可爱!”

不解地抹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却没有想到这下维克托又开始了,仿佛比刚才的时候还要愉快。

“维、维克托?怎么了吗?”勇利一头雾水,不是很明白。在维克托的示意下,他才去洗手池照镜子。

勇利立刻就反应出维克托为什么一直冲着自己笑了。由于和面并不老练的原因,他在不经意之间,将糯米粉和玉米淀粉糊到了脸上。本来估计只是在哪里沾上了一小块,结果刚才被勇利这么一抹,倒弄得满脸都是白色的面粉了。

他的表情精彩得完全形容不出来了,急忙伸着脖子趴在洗手池边,把自己的脸从脑门儿到下巴都水洗了一遍,才揉着毛巾大概擦擦脸,然后才磨磨蹭蹭地顶着水珠还没有干透的黑色软发走出来。

维克托一向知道勇利脸皮薄,也就好心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勇利,快点来吃东西了,吃完马上就可以尝到勇利做的食物了啊!”然后给勇利盛好一直温在锅中的姜汁南瓜汤,又将三文鱼蘸着酱汁切好,放进勇利面前的餐盘中。

见这个银发的男人还想将手伸向桌子正中间摆放着的那一碟布林饼,勇利赶紧出了声,让维克托自己也去吃。虽然说,他家恋人在做这一串动作的时候,真的是特别绅士也特别帅,被调成淡黄色的顶灯一照,就像是闪着一层淡金色的光芒。但是骨子里的性格就是皮薄又腼腆的勇利还是会……

说完之后,勇利就乖乖地坐在桌子边上,在维克托也坐下之后,才轻轻地说了一声“我开动了!”,声音又软又糯,让维克托差点又像当初第一次表演EROS的时候那样,吹出一个口哨来了。

评论 ( 18 )
热度 ( 22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