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程皓×凌远』皓雪远岫,为乐独殊•07(下)


程皓/凌远『可能周更』
事件发生顺序会做出调整
私设院座两年前就已经离婚啦,离婚原因一样😊





全文目录

07(上)

归根结底,第一医院之所以人满为患,甚至有病人不得不在手术过后睡在走廊里加设的床上,就是因为住院时间和出院制度的不合理。但找到问题关注点容易,想要真正做到手续简化和流程再造,甚至是入院和出院整体程序的系统优化,就是不那么容易的事了。

后期实施甚至是工作部署都可以分给李睿他们几个,但这些整体设计的事,却只有凌远可以从这个高度考虑,并且统筹兼顾。

这天,凌远连着做了三台手术,一下手术就让自己一头扎进了浩如烟海的德文资料里。在医疗制度方面,德国确实是先行者,走在了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前面。

文献资料是看不完的,但是比起这个,更难的是从中梳理出值得借鉴的经验,再根据医院的具体情况,得出一份具体详细的计划书。凌远对着电脑上的好几个文档和手边的打印资料,一不留神,就想到了天色全黑的时候。要不是按时光临的灼痛将他从沉思中拉了出来,他估计还要工作到更晚。

时间已经过了八点,距离之前韦天舒下班前最后一次提醒他去吃饭又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凌远一手攥成拳抵住上腹,痛觉似乎是在一瞬间被唤醒,他无法抑制地半伏在桌面上,下意识地就把空着的那只手伸进抽屉里摸止疼药。

他十分自然地给自己倒了双倍计量的药片,还没有吃下去,他就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默默放了一半回去。

要是程皓知道的话,他少不得又要嘚瑟“重要的话说三遍”这名言绝对没错儿了。

至于他为什么能嘚瑟得起来,这就要归功于前几天他算着时差在中午十二点准时打过来催凌远吃饭的查岗电话了。程医生向来细心,早就料到想要让凌远关心一下他自己,根本就是个长期的攻坚任务。而他又是程皓除了从小认识的,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长辈全都离开之后,可比亲人的“哥哥”们以外,长大后唯二交了心的人。再加上已经摸明白了凌远的脾性,医院里韦天舒和李睿也不能一直看着他,程皓不得不担心起凌远没人管时的情况。

程皓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贺涵、荣石还有洪少秋他们对他而言是兄长,虽然也关心,但他们不会让程皓感到担心,甚至就是很久不联系,情分也不会变淡,可以说和他们相处的时候,程皓自己往往是被担心的那一个。

而张铭阳就更用不着他费脑子了,这货成天一下班就跑到酒吧里泡着,日子滋润得跟什么一样。

可是到了凌远这儿就不同了,他远哥作为院长,是绝对的有能力有远见有手段,但在生活上,对自己本来就不怎么样的身体,那不上心的程度就连程皓都看不过去,于是作为好友他只好亲力亲为了。

凌远可以说是真正第一个让程皓操心的人了,并且,程皓觉得,这种能够去担心一个人的感觉出乎意料的不错。

不过这天,程皓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打电话,准确地说,凌远已经连着两天没有接到他的电话了。这不,一没有人提醒,凌远又变成了工作狂魔。

但好歹前几天的唠叨到底是起了点作用的,就拿凌远主动放回去了一半止疼片这事儿来说吧,要是李睿他们知道了说不定吃惊得下巴都合不上,他们怎么就没见有凌院长这么把人家劝他的话听进去的时候呢?

其实,这事儿还真不能说凌远在他们那儿不安生,但凡他们几个别动不动生拉冒怼的,凌远这工作难度就能降低好多。

再说程皓连着两天没有电话监视凌院长是怎么一个情况呢?他倒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只是这会儿他才从安特卫普的警局里被放出来,再加上之前参加婚礼,于是就这样“旷工”了两天。

提起这回平生头一次的境外警局一日游,我们这位程老师就委屈郁闷欲言又止。

想他程皓这么一个在社会主义的阳光下健康成长的大好青年,怎么可能做出趁人不备揩油偷香的事情?然而偏偏就有一小姑娘,明明他那是在给人抢救,到了她嘴里就成了非礼别人的登徒浪子。还直接照着他后脑勺来了一酒瓶,直接就给他敲晕了,等他醒过来时自己就已经在警察局里了。

要不是多亏了监控录像给自己证明,他就怎么都洗不干净自己了。

程皓冤,他觉得自己巨冤,窦娥都比不过自己那种。说好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浮屠他没见着,这爆竹一样的小姑娘倒是坑了他一把。

尽管最后查明了真相,年轻的小警员客客气气地把程皓送了出来,他还是不爽,这不爽的后果就是,程皓不仅弄清楚了这姑娘姓甚名谁、何方神圣,还直接送了一纸投诉信到她上司的桌上。

又折腾了那个叫罗玥的丫头一番,程皓觉得够了本儿,才一脸愉快地挥挥手,扔下张铭阳,一个人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好吧,其实程皓也没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只是他气儿平了,自然就想起来自己竟然“玩忽职守”了两天,赶紧卡着时间慰问凌远去了。

已经两天没有被“查岗”的凌远看到来电显示上写着程皓的名字时,连续几天因为某些人某些事而有些阴郁的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就连话尾的音调都微微上扬了几分。

“程皓?”凌远早已知道是他,但还是用询问的语气叫了他的名字。听得称程皓在那头毫不掩饰的愉快的声音,他低声调侃了他一句,“之前你那么听欢欢的话,这两天这么安静倒要让人不习惯了?”

程皓一听就知道凌远指的是自己的“查岗”行为,他也不管凌远在电话里只能听不能看,就挤出一个更为灿烂的笑容来,“那是,你家妹妹说他们奈何不了你,只能到我这儿求救来了。”他笑得见牙不见眼,“只要远哥凡事想想您自个儿,我们也用不着三班倒了是吧?”

他才不怕凌大院长对着自己放冷气,反正隔了一个太平洋,鞭长莫及对吧?

这边,凌远确实是装作生气地瞪了瞪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电话里只听得到声音看不见表情,于是只好作罢。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凌远有意地避开了自己处理江主治找韦天舒和李睿代手术的行为却不被他们理解的事,程皓也隐去了警察局一日游的丢人经历。说到底,这两个人都是典型的报喜不报忧,没办法,性格使然。和关系越好的人说话,他们就越不想让对方操心。

提醒完凌远按时吃饭休息这个问题以后,程皓就想挂了电话,让他赶紧去填填肚子,结果“再见”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他就听到了电话线的另一端,凌远“嘶”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凌远就好半天没有说话。

“胃疼?”程皓一下就察觉到了他的声音不对劲,立刻就把准备放下的手机又提了起来,“又是工作的事对吧?等我回来了欢欢要是怪我没完成任务我可不帮你背这个锅!”他早就看出来涉及工作的事情凌远一向不听劝,只能苦口婆心地念叨他几句,“听韦主任说告家长这招对你凌大院长挺好用的是吧?再不去休息我可要试试真假了。”

凌远在心里马上又给韦天舒记上了一笔,然后默默压紧了上腹的痛点,心里很不符合自己一贯风格地吐槽起来。程皓这人也真是,明明他早就看出来这人就是自己爱操心,还偏偏说得像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样子。别以为他凌远不知道,欢欢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是让他没事来当当眼线,盯着自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自己忙起来确实顾不得身体呢?这是事实。

可是这几天比闹钟还准时的电话,恐怕就不是欢欢的注意了吧?

嗯,没错,凌远已经对程皓这家伙的操心程度和唠叨级别一清二楚了。

无奈地忍了忍痛感,凌远只好答应他,“没事儿,我一会儿就去找点吃的。”他想了想,又对程皓解释了几句,“就是医院里处理了些问题,三牛他们不太高兴,没什么大事。”

然而这话骗得过谁都骗不过见人无数已经快成精了的程皓,现在这年代,谁不知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些麻烦”的意思,不过凌远就是个不愿意添麻烦的性子,与其说明白让他觉得自己给人添了麻烦,不如看破不说破,倒还好些。

“那你赶快去吧,远哥你可是掌握大局的人,就算高瞻远瞩比别人想得多也要吃饭睡觉是不?”这话的重点被他放在了“掌握大局”和“吃饭睡觉”上,也不知道是想劝凌远顾着点儿自己还是安慰一下明显情绪不那么明媚的他了。

凌远挂了电话,老老实实下楼吃了点东西,准备上楼去休息一会儿,迎面就碰见了早上因为他贬了无法独立完成手术的江主治去资料室而横眉冷对的李睿。

李睿倒是给他打了招呼,不过也就仅限于叫声“凌院长”,再点点头而已。凌远也知道,有的事有的道理得让他自己想清楚,于是他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吩咐:“今天下午我有些事出去一趟,医院里的事你决定就行。”

说完他就直接离开了,倒是李睿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

按照好友的要求休息了半个钟头后,凌远才离开医院,开车直奔三站路外的一家茶楼。被服务员带到定好的座位时,他一眼就看见自己约见的那位也正好从对面走过来。

凌远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而后慢慢站定,“庄恕。”他叫出了对面那人的姓名。

“凌远,幸不辱命。”那人吐字轻慢,带着些西洋的口音。

也难怪,这位仁和医院的胸外大专家、现在的大外科主任庄医生,从十岁起就因为各种遭际变故,被养父被带去了美国,现在回到国内也没几年的时间,自然说话带些英文腔。不过好在收养他的那位也是华人,不仔细听,他说话的感觉和其他人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至于说这么一句成语,就是他回来才掌握不久的成果了。

凌远认识他是在一次会议上,因为一些观点相和就多说了几句话,这便熟悉了些。

再加上那时候庄恕还在为母亲伸冤追查修敏齐那些人,凌远知道后也就动用自己的人脉,使他拿到证据变得容易了不少,这么一来二去,虽然谁都没说对方是朋友,但这份交情已经比一般的朋友只多不少了。

事情过去以后,庄恕没多久就升了主任,这两年偶尔也和凌远见个面,聊一聊现在医疗系统里的事情。











小可爱们,
来找我玩嘛~
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也要小红心心小蓝手(´▽`)ノ♪
么么扎~

08(上)

评论 ( 5 )
热度 ( 47 )
  1. 剑起惊霜雪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棠无香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